呕吐的方吉

关于我

这里方吉君。啥都能吃点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
暑假复健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现代AU,麦克雷是警 察(???)半藏是国语老师(???)。(国籍问题算是个bug,实在不知道怎么搞,就当麦爹小时候和阿爸阿妈来日本,看到了黑道的惨绝人寰,励志当一个警 察伸张自己的正义balabala)

ooc我的
 
你也看到了,这个设定有屎,还没什么卵用如果okay请继续。

《一个学生的期末(麦藏)报告》
       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……啊不是,是记得那个放学的日子,我他妈拎着重到炸裂的一个学期的书走向教育监狱的大门,看到了不远处校门口的警车,车门旁边靠着一个肯定不是亚洲人的美国佬大概。他看上去超级美国的,你懂的,牛仔。标准的络腮胡子,硬朗的面颊,明明制度还穿在身上却戴着牛仔帽,现在警察局都不管这些问题了吗???顺带一提他的胸肌撑开了几粒纽扣,总之在这样一个严肃的国家,这很不寻常。
        他好像在和门卫交谈着什么,表现出有些急躁又很美国地绅士没有掏出他腰侧的左轮。我懂我懂,这狗屎的学校不允许外来车辆入内接送学生。但门卫竟然恪尽职守到连警车都不放过真是令我刮目相看。
        牛仔警察突然从身侧拔出了什么东西,虽然我离门口还有段距离,但我却想扔掉这坨书和尊严,跪下喊爹。毕竟,枪子不长眼,我还没看够这个学校的裙子还没吃够食堂的蛋挞!
        正当我欲匍匐之际,看清了牛仔拿出的是什么。一根雪茄。牛仔突然恭敬起来,双手托着那根雪茄,就仿佛是……是某种救命的东西,怪我国语没学好,该打。门卫大叔一见如故,也虔诚的举起雪茄,相顾无言。
        唯有泪千行,啊呸!背什么书!?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咋的两个大叔就达成了某种协议,牛仔警察就开着警车进来了,缓缓经过我身边时,莫名的做出一个得胜的表情,也不懂美国人的思维。在我走到门口,突然有点好奇他来接谁,说不定可以攀附……不,结交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我却非常后悔回头看了那么一眼。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(???)那栋被誉为监狱的楼下,牛仔警察和他的西装情人紧紧相拥。要是这种程度的拥抱不算情人的话,下面一幕真的想让我汪汪汪了。警察一只手搂住对方的腰,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勺,一看就很用力又很深情地亲下去,牛仔的帽子挡住了对方的脸,但因为身高问题,牛仔的情人踮起了他的脚,让我隐隐的看见金属的反光。
        oh my god holy shit bwmf
        呼啸而过的可怕猜想。这个学校唯一一个身残志坚长的又帅的老师——岛田老师,成熟富有魅力,有超帅纹身的大叔,他任课班级的人这么说。还听说,是因为智械危机时失去了双腿。啊,那也是二三十年前了?现在大家都很和谐,昨天我还看到有个智械和他的女朋友作弊来着,不过我没有告诉老师,因为,就是因为岛田老师在外头巡逻,作弊在他眼中就是个钉子,容不得的。
        而那个眼神犀利的岛田老师现在正被压在警车的引擎盖上,双手胡乱的抓着牛仔警察的衬衫,嘴巴被堵住挺久了,还有点担心他缺氧能不能走进车里再被干,不然,太辣眼睛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么远我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情 欲,牛仔捧着岛田老师的脸,舔着他的嘴唇,意犹未尽的样子。接着,他们耳语了一会,岛田老师开始挣扎,想往后退,但无奈身坐在车盖上,大概是因为有倾斜,两条腿大张着。
        箕踞而坐!我佩服我的古文水平。霎时我意识到下学期岛田老师可能要接管我们班,我现在又那么正好的看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,叫我如何面对今后的他?看到他说不定会联想包裹在布料里的身体上都是做 爱的痕迹,那个牛仔粗暴宣誓占有权的标记。我他妈现在就开始联想了啊!
牛仔不满足的环住岛田老师的腰把他拉近自己,好的,岛田老师的胯部大概被一个炽热的东西顶着。事实确实如此,牛仔握住那个纤细的脚踝,把腿折成一个M形,双手卡在膝弯,就这样抬胯慢慢用下身摩挲着。岛田老师一手撑着车子,一手抵着牛仔的肩膀,嘴巴一张一合在说什么。
牛仔顶胯的动作停了,似乎有点不满意地解开岛田老师的发带。欧那可是一根很长很帅的金色发带,你们要用他干什么污秽的事情?
        发带一解,岛田老师,说真的我这么一直说岛田老师自己都觉得有点烦,那么我就告诉你们他的名字吧,他叫半藏,岛田半藏。半藏先生的头发散下来,遮住了他通红的耳尖,望向牛仔的眼神有点疑惑。牛仔一晃眼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,大概是我看错了,他还向校门口瞥了一样,不过我竟然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无所畏惧的继续看,佩服自己,因为我的下半身早就硬了,唉你们不知道我是男的?你也知道,是男人都喜欢胸,凑巧的是,半藏先生就有一对比牛仔警察更大的奶 子。牛仔已经撕开了半藏的前襟,一只大手揉捏着那块肉,很清楚的看见左胸上繁复的纹身。感谢视力,不过今晚我大概会瞎掉,感谢腐朽文化。
        一边蹂 躏那奶子,一边解了奶子主人的腰带,半藏先生很抗拒却没有实际性的反抗,任由牛仔上下其手。不多会,外裤被脱到膝盖的位置,露出机械的接口,牛仔抚摸着那里,眼神比看他的那根雪茄还虔诚,当然了,对爱人的瘾肯定要比雪茄来的深,灵魂和肉体的满足当然要比肺部的一时爽有更加深入骨髓的快 感。
        半藏先生肯定不怎么喜欢这样被看着,主动送上了嘴唇亲吻他的牛仔警察,顺理成章的再一次深吻。两人分开时都有点喘,我猜他们要进行最后一步了。不过牛仔先把那根被遗忘的发带绑在了半藏先生的脖子上,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啊大概是礼物的感觉,我的内心敦促我继续看下去,但我拎着书的手已经发抖了,我想都没想就一个用力把它们甩进了旁边的垃圾桶。可想而知,boom的一声巨响,在空旷的校园里就像音波枪似的,吓得我一哆嗦,他们肯定也听见了,齐齐向门口望去,我他妈害怕的都萎了,拔腿就跑之前我看到了插进半藏先生肛 口的两根手指,大概是习惯性地扣动扳机,手指一勾,半藏先生惊呼一声,之后迅速捂住嘴巴,接着一爪子就挠在牛仔的脸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哦,爱情的疼痛啊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我下一秒就夺门而出了,绕着学校跑了小半圈,惊魂未定地站在熟悉的车站,这他妈肯定破了学校记录了,我突然有些恍惚。天色渐晚,星星都依稀可见了。夕阳的余晖在车站投下静谧的阴影,暖洋洋的,不知道他们是继续做了下去还是坐着警车呜哇呜哇的回了家呢?
        我想我不应该意 淫,反倒该庆幸那个牛仔的手埋在老师的肠道里,在那里扣动“扳机”总好过在我脑袋上开个洞。
或许他们会每天在夕阳下,相拥,亲吻,耳鬓厮磨,互相背负过去,或许会十指相扣,不畏流言蜚语,直至终焉。
        奇怪又平凡的爱情,但我至今还没拥有女朋友,所以很羡慕有恋人的人,七十亿人口只有一个是你的,那两人相爱不就是一个奇迹吗?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,恍恍惚惚的好像明白了什么,又丢失了什么。我的暑假就这么开始了。
——
        而我丢掉的是下学期的国语课本,新得到的是去办公室拿新课本时岛田老师无意露出的颈部吻 痕就是下学期的事情了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?
 
(黑人问号???)总之写了很累赘的一个报告,要是有人不嫌弃真的非常感谢!欣喜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不过距离上一次写超过800字(语文作文除外)的文已经一年了,要是这次期末统考成绩进本就再写另一个看到完整版校园春色.avi的人的报告吧(。
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这里是方吉。

评论(10)
热度(39)
© 呕吐的方吉 | Powered by LOFTER